<u id="o7lqs"><span id="o7lqs"><meter id="o7lqs"></meter></span></u>
<strike id="o7lqs"></strike>

    1. 
      
        <label id="o7lqs"><video id="o7lqs"></video></label>
      <th id="o7lqs"></th>
    2. <th id="o7lqs"><video id="o7lqs"><span id="o7lqs"></span></video></th><th id="o7lqs"></th>
    3. <code id="o7lqs"></code><pre id="o7lqs"><small id="o7lqs"><p id="o7lqs"></p></small></pre><thead id="o7lqs"><option id="o7lqs"><wbr id="o7lqs"></wbr></option></thead>

    4. <del id="o7lqs"></del>


      1.   

        您的當前位置:s11下注 > 理論研究 > 其他

        其他
        合伙企業作為普通合伙人被追加為被執行人時,可否同時追加該合伙企業的合伙人為被執行人
        時間:2019-04-27 | 地點: | 來源:公司法權威解讀

        裁判要旨

        合伙企業的債務承擔與其作為投資人應承擔的責任屬于不同的法律關系。雖然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作為被執行人的合伙企業,不能清償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務,可以追加普通合伙人為被執行人,但并不代表可同時追加作為普通合伙人的合伙企業的普通合伙人為被執行人。

        案情簡介

        一、澳鈰投資為有限合伙企業,聚寶盆投資(有限合伙企業)、潘安為普通合伙人,黃林根為有限合伙人。黃林根同時為聚寶盆投資的普通合伙人。
         
        二、魏都農發公司與澳鈰投資合同糾紛一案中,魏都農發公司認為澳鈰投資無能力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故向嘉興市中院起訴,請求追加聚寶盆投資、黃林根、潘安為本案被執行人。
         
        三、嘉興市中院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四條中規定的追加當事人,僅限于被執行人的投資人,聚寶盆投資的企業債務承擔與本案中投資人承擔責任分屬不同的法律關系,故裁定只追加聚寶盆投資、潘安為被執行人,不追加黃林根為被執行人。
         
        四、魏都農發公司不服,向浙江省高院申請復議,浙江省高院駁回其復議申請。

        裁判要點

        本案中,魏都農發公司認為,依照法律規定,黃林根作為聚寶盆投資的普通合伙人,對聚寶盆投資的債務承擔無限連帶責任,而聚寶盆投資作為澳鈰投資的普通合伙人,對澳鈰投資的債務承擔無限連帶責任。因此,當澳鈰投資的財產無法清償債務時,可同時將聚寶盆投資和其普通合伙人黃林根追加為被執行人。對此,兩審法院均認為合伙企業的債務承擔與其作為投資人應承擔的責任屬于不同的法律關系。雖然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作為被執行人的合伙企業,不能清償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務,可以追加普通合伙人為被執行人,但并不代表可同時追加合伙企業的普通合伙人的普通合伙人為被執行人。故浙江省高院最終駁回了魏都農發公司的復議申請。

        實務經驗總結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為避免未來發生類似敗訴,提出如下建議:
         
        一、當合伙企業的財產不能清償債務時,只能追加該合伙企業的普通合伙人為被執行人;其中,普通合伙人為合伙企業的,該合伙企業中的普通合伙人不能再被追加為被執行人。
         
        通常情況下,投資人直接投資合伙企業成為普通合伙人時,需以自己的全部財產承擔無限連帶責任。但若先設立一級合伙企業,再以合伙企業的名義投資二級合伙企業,這種雙層合伙的機構,以一級合伙企業作為保護傘,可避免投資人直接對二級合伙企業的債務承擔無限連帶責任。但需注意的是,若作為保護傘的一級合伙企業存在不能清償的債務時,投資人仍需對其承擔無限連帶責任。
         
        二、當合伙企業的財產不足以清償債務,需追加普通合伙人為被執行人時,以工商登記記載的普通合伙人為準。即使工商登記上的普通合伙人系冒名登記的合伙人,仍可被追加為被執行人。相反,若實際上為普通合伙人,但并未進行工商登記的,法院則不能追加其為被執行人。

        相關法律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伙企業法》
        第三十九條 合伙企業不能清償到期債務的,合伙人承擔無限連帶責任。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
        第七十七條 被執行人為個人合伙組織或合伙型聯營企業,無能力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追加該合伙組織的合伙人或參加該聯營企業的法人為被執行人。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干問題的規定》
        第十四條  作為被執行人的合伙企業,不能清償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務,申請執行人申請變更、追加普通合伙人為被執行人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作為被執行人的有限合伙企業,財產不足以清償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務,申請執行人申請變更、追加未按期足額繳納出資的有限合伙人為被執行人,在未足額繳納出資的范圍內承擔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法院判決

        以下為該案在法院審理階段,判決書中“本院認為”就該問題的論述:

        嘉興中院認為: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被執行人為合伙企業,不能清償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務,申請執行人申請追加普通合伙人為被執行人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F被執行人澳鈰投資經查詢未發現可供執行的財產,聚寶盆投資、潘安作為被執行人澳鈰投資的普通合伙人,可被追加為本案被執行人。關于申請執行人提出聚寶盆投資的普通合伙人黃林根也應被追加為本案被執行人的問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四條中規定的追加當事人,僅限于被執行人的投資人,聚寶盆投資的企業債務承擔與本案中投資人承擔責任分屬不同的法律關系。故本案中不能進一步追加聚寶盆投資的普通合伙人身份的黃林根為本案被執行人。

        綜上,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伙企業法》第二條第三款、《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十一)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四百七十三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一條、第十四條第一款、第二十八條、第三十條的規定,裁定追加聚寶盆投資、潘安為本案被執行人,兩被執行人應向申請執行人魏都農發公司履行債務1097650元,駁回申請執行人魏都農發公司的其他請求。

        魏都農發公司復議請求追加聚寶盆投資的普通合伙人黃林根為本案被執行人。主要理由為:一、黃林根系聚寶盆投資的普通合伙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伙企業法》規定,其應對企業債務承擔無限連帶責任。既然聚寶盆投資已被追加為本案被執行人,黃林根自然應對聚寶盆投資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第77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四條之規定,追加黃林根為本案被執行人符合最高人民法院相關司法解釋規定。三、聚寶盆投資的投資款沒有實繳,無財產可供執行,與其屆時再追加聚寶盆投資的普通合伙人黃林根為被執行人,不如在追加聚寶盆投資為本案被執行人的同時,一并追加黃林根為本案被執行人,這樣可以節約司法資源,提高執行效率。

        本院對嘉興中院查明的事實予以確認。另查明:黃林根系聚寶盆投資的普通合伙人,投資額700萬元。

        本院認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第77條之規定,被執行人為個人合伙組織無能力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的,可以追加該合伙組織的合伙人為被執行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作為被執行人的合伙企業,不能清償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務,可以追加普通合伙人和未按期足額繳納出資的有限合伙人為被執行人。但上述兩個條文均未規定可同時追加作為被執行人的合伙企業的普通合伙人的普通合伙人和未按期足額繳納出資的有限合伙人為被執行人。因此,申請復議人魏都農發公司要求追加本案被執行人澳鈰投資的普通合伙人聚寶盆投資的普通合伙人黃林根為本案被執行人缺乏法律依據。

        案件來源

        亳州市魏都農業發展有限公司與嘉興聚寶盆澳鈰投資管理合伙企業執行裁定書[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2017)浙執復7號]

        延伸閱讀

        以下為本書作者在寫作時檢索到的另外2個案例,綜合兩個案例可以看出當合伙企業的財產不能清償債務時,可追加普通合伙人為被執行人,追加的普通合伙人以工商登記的合伙人為準。

        一、追加為被執行人的普通合伙人主張其系冒名登記的合伙人,該主張實質是要否認合伙協議的效力及其合伙人資格,屬于合伙企業及合伙人之間的實體法律關系爭議,執行程序中無權審查和處理。只要其合伙人資格未經訴訟程序否定,或者工商登記未被撤銷,仍可以被追加為被執行人。

        案例一:郭巖龍、濟南建豐安潤投資管理中心委托理財合同糾紛執行審查類執行裁定書[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7)魯執復292號]該院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四條第一款規定:‘作為被執行人的合伙企業,不能清償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務,申請執行人申請變更、追加普通合伙人為被執行人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本案中,從工商登記信息來看,楊曉鶴系建豐中心的普通合伙人,濟南中院在執行程序中據此追加楊曉鶴為被執行人,符合前述司法解釋的規定。楊曉鶴主張其系被冒名登記、其在合伙協議及有關登記材料中的簽字均非本人所簽,該主張實質是要否認合伙協議的效力及其合伙人資格,屬于楊曉鶴與建豐中心及其他合伙人之間的實體法律關系爭議,執行程序中無權審查和處理,楊曉鶴應通過相關民事訴訟或行政訴訟程序解決。在合伙協議及楊曉鶴的合伙人資格未經訴訟程序否定,或者工商登記行為未被撤銷之前,濟南中院追加楊曉鶴為被執行人并無不當。鑒于楊曉鶴申請魏巍出庭作證的內容不屬于本案審查的范圍,本院不再予以準許。”
         
        二、合伙企業財產無法清償生效判決文書確認的債務時,工商登記上未記載的合伙人不可被追加為被執行人。

        案例二:廖瓊等民事執行裁定書[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17)京執復73號]該院認為:“執行過程中,申請執行人申請變更或追加被執行人的,應當提供充分的證據證明追加事項符合執行方面法律、司法解釋規定的情形。本案中,工商檔案未載明華萊投資公司系中金美林投資管理中心的合伙人,廖瓊僅依據其與中金美林投資管理中心、中金美林公司簽訂的合伙協議等要求追加華萊投資公司為案件的被執行人,不符合法律、司法解釋規定的執行程序中追加合伙人的情形。廖瓊的復議請求缺少事實根據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波多野结衣AⅤ在线播放_亚洲日韩精品欧美一区二区_欧美成人R级在线观看_yellow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