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o7lqs"><span id="o7lqs"><meter id="o7lqs"></meter></span></u>
<strike id="o7lqs"></strike>

    1. 
      
        <label id="o7lqs"><video id="o7lqs"></video></label>
      <th id="o7lqs"></th>
    2. <th id="o7lqs"><video id="o7lqs"><span id="o7lqs"></span></video></th><th id="o7lqs"></th>
    3. <code id="o7lqs"></code><pre id="o7lqs"><small id="o7lqs"><p id="o7lqs"></p></small></pre><thead id="o7lqs"><option id="o7lqs"><wbr id="o7lqs"></wbr></option></thead>

    4. <del id="o7lqs"></del>


      1.   

        您的當前位置:s11下注 > 理論研究 > 其他

        其他
        最高院判例:公司為他人提供擔保效力歸屬最新裁判理念
        時間:2019-04-26 | 地點: | 來源:

        案例名稱:廈門元華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與林瑛、林昌華、福建泛華礦業股份有限公司、廈門元華發展股份有限公司、林翠妍民間借貸糾紛案
        案例來源:中國裁判文書網
        案號:(2017)最高法民再210號
        合議庭成員:周倫軍、王展飛、張愛珍
        裁判日期:二O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關于林翠妍以元華資產公司的名義為案涉借款提供擔保的行為效果是否應當由該公司承受的問題。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三十八條、第四十三條規定:依照法律或者法人組織章程規定,代表法人行使職權的負責人,是法人的法定代表人,企業法人對它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工作人員的經營活動,承擔民事責任。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十六條規定:公司向其他企業投資或者為他人提供擔保,依照公司章程的規定,由董事會或者股東會、股東大會決議;公司章程對投資或者擔保的數額有限額規定的,不得超過規定的限額。公司為公司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提供擔保的,必須經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前款規定的股東或者受前款規定的實際控制人支配的股東,不得參加前款規定事項的表決。該項表決由出席會議的其他股東所持表決權的過半數通過。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條規定: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法定代表人、負責人超越權限訂立的合同,除相對人知道或應當知道其超越權限的以外,該代表行為有效。

        根據上述規定,在公司為他人提供擔保這一可能影響股東利益的場合,立法規定了公司機關決議前置程序以限制法定代表人的代表權限。在公司內部,為他人提供擔保的事項并非法定代表人所能單獨決定,其決定權限交由公司章程自治:要么是由公司股東決定,要么是委諸商業判斷原則由董事會集體討論決定;在為公司股東或實際控制人提供擔保的場合,則必須交由公司其他股東決定。

        這種以決議前置的方式限制法定代表人擔保權限的立法安排,其規范意旨在于確保該擔保行為符合公司的意思,不損害公司、股東的利益。對法定代表人超越法律、章程規定實施的越權擔保行為,只有在相對人善意無過失的情況下,該擔保合同的效果才歸屬于公司。

        根據本院再審查明的事實,在訟爭《債權債務確認書》簽署之時,在元華資產公司工商登記檔案中記名的股東為洪仲海和林翠妍,其中洪仲海持有公司90%的股權,林翠妍持有公司10%的股權,并擔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根據2014年1月29日泛華公司和林翠妍出具《承諾函》所載明的內容,泛華公司和林翠妍向洪仲海借款8000萬元用于成立元華資產公司和元華投資公司并用該筆資金購買商業地產,為保障洪仲海出借款項8000萬元本金及利息的安全,三方商定將元華資產公司和元華投資公司90%的股權暫由洪仲海代持,若泛華公司和林翠妍未按時支付本金及利息,洪仲海有權處理其持有的公司股權。

        由此可見,元華資產公司設立時的股東出資,系泛華公司和林翠妍向洪仲海借貸而來,洪仲海之所以能夠登記成為元華資產公司持股90%的股東,是泛華公司和林翠妍將該部分股權作為借款擔保手段的結果,其目的是為擔保洪仲海出借資金本息的債權實現,洪仲海的真實法律地位,是泛華公司和林翠妍的債權人。該《承諾函》所體現的借款、擔保法律關系是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除利率約定超過法定限制之外,其余內容并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六十條關于“民事行為部分無效,不影響其他部分效力的,其他部分仍然有效”的規定,依法應當認定泛華公司、林翠妍與洪仲海之間的借款關系以及股權讓與擔保關系合法有效,在案涉《債權債務確認書》簽署之時,洪仲海通過讓與擔保的方式獲得元華資產公司90%的股權,其目的在于保證自身的借款安全,如果允許林翠妍不經其同意即以公司資產對外提供擔保,可能損及擔保財產的價值,從而導致該擔保目的不能實現。

        本案中,元華資產公司將林翠妍變更為公司法定代表人是基于購買指定樓盤的特定目的,且明確約定簽訂商品房買賣合同后一周內即應將法定代表人重新變更為洪仲海。在此期間,林翠妍私刻印章、以公司名義為其父林昌華的個人債務提供擔保,該行為超出了其擔任法定代表人的特定目的范圍,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十六條的規定,應當認定該擔保行為系越權行為,亦系故意損害洪仲海利益的侵權行為。

        元華資產公司所擔保的債務本息源于2012年10月8日、2012年12月26日、2013年2月8日的三份《借款擔保協議》。在前述三份《借款擔保協議》中,2012年10月8日、2012年12月26日的《借款擔保協議》中特別約定將泛華公司、標鎳公司的股東會決議作為該協議的附件。2013年2月8日的《借款擔保協議》上雖然加蓋了“廈門元華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的印章,但根據本案已經查明的事實,元華資產公司系于2014年1月27日新設成立,故應當認定林瑛在接受擔保之時,連保證人元華資產公司在當時是否存在都未做核實,根本未盡基本的核查義務。因該合同的首部載明的擔保人僅為林翠妍一人,故林瑛關于元華資產公司在公司成立后追認擔保,公章確系事后補蓋的訴訟理由,明顯不合常理,本院不予采信。

        本案的實際情況表明,林瑛作為債權人不僅實際知道《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十六條公司為他人提供擔保的程序性限制的法律規定,且在2012年10月8日、2012年12月26日的《借款擔保協議》中,特別約定將泛華公司、標鎳公司的股東會決議作為該協議的附件,但對于元華資產公司卻未做同樣的要求,這種區別對待的做法本身就有違一般的商業理性。

        在2014年3月26日《債權債務確認書》簽訂之時,洪仲海系持有元華資產公司90%的登記股東,林瑛并未向洪仲海核實元華資產公司是否愿意以自身資產為林昌華的債務提供擔保,結合本案中實際債權人林寶明和債務人林昌華同為福清籍商人等其他背景事實,足以認定債權人林瑛在接受元華資產公司提供的擔保時,對林翠妍實施的損害洪仲海利益的擔保行為,至少存在應知而未知的重大過失。

        元華資產公司關于公司大股東洪仲海對案涉擔保行為并不知情,林翠妍以公司名義為林昌華擔保的行為未經洪仲海的同意,林瑛并非善意無過失的相對人的申請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林瑛關于元華資產公司應當承擔相應的擔保責任的訴訟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審判決以印章真偽、法定代表人身份等形式要素來判斷林翠妍代表權的有無和第三人信賴利益的范圍,對法律的理解并不準確,本院予以糾正。
        波多野结衣AⅤ在线播放_亚洲日韩精品欧美一区二区_欧美成人R级在线观看_yellow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