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o7lqs"><span id="o7lqs"><meter id="o7lqs"></meter></span></u>
<strike id="o7lqs"></strike>

    1. 
      
        <label id="o7lqs"><video id="o7lqs"></video></label>
      <th id="o7lqs"></th>
    2. <th id="o7lqs"><video id="o7lqs"><span id="o7lqs"></span></video></th><th id="o7lqs"></th>
    3. <code id="o7lqs"></code><pre id="o7lqs"><small id="o7lqs"><p id="o7lqs"></p></small></pre><thead id="o7lqs"><option id="o7lqs"><wbr id="o7lqs"></wbr></option></thead>

    4. <del id="o7lqs"></del>


      1.   

        您的當前位置:s11下注 > 理論研究 > 公司清算

        公司清算
        營業執照被吊銷,公司股東還能否請求司法解散公司?
        時間:2018-10-19 | 地點: | 來源: 唐青林 李舒 李斌

         青海省高級人民法院
        公司被吊銷營業執照后股東再訴求法院判令解散公司的,屬對公司的重復解散,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作者:唐青林 李舒  李斌 (北京兩高重大疑難案件中心律師)


        裁判要旨
        一旦公司被行政機關吊銷了營業執照,則意味著該公司已被行政強制解散,該公司只存在解散后的組織清算問題,公司股東行使自行清算或申請強制清算。但當事人再訴請法院判令解散公司的,屬對公司的重復解散,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案情簡介

        一、2006年12月26日,青海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書》,依法吊銷東川公司的營業執照。

        二、2017年,東川公司的股東三江公司以“東川公司自成立以來已持續兩年以上無法召開股東會,也沒有實際經營,且自2006年被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吊銷營業執照后至今未辦理解散及注銷登記手續”為由,向西寧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請求解散東川公司。

        三、西寧市中級人民法院支持了三江公司解散東川公司的訴訟請求。東川公司不服,提起上訴。

        四、青海省高級人民法院改判駁回東川公司的訴訟請求。

        裁判

        青海省高級人民法院未予支持三江公司解散東川公司的訴訟請求的原因是:吊銷營業執照是行政機關強制解散公司的一種主要方式。一旦公司被行政機關吊銷了營業執照,則意味著該公司已被行政強制解散,該公司只存在解散后的組織清算問題。當事人再訴請法院判令解散公司的,屬對公司的重復解散。對于合意解散及行政強制解散的情形,其他股東如不進行清算,股東可以提起清算之訴。而當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訴解散公司的僅限于第一百八十二條規定的有限責任公司陷入僵局的情形。同時,除第一百八十二條外,《公司法》對于其他情形的公司解散并未規定訴權。

        本案中,東川公司于2006年12月26日被吊銷營業執照,根據上述規定,其已被行政解散,東川公司僅存在被吊銷營業執照后依法進行自行清算或申請強制清算的問題,故三江公司以東川公司被吊銷營業執照為由申請解散公司的訴求依法無據,不能成立,法院未予支持。三江公司可依據上述法律規定,行使自行清算或申請強制清算。

        實務經驗總結

        一、公司解散分為合意解散(公司章程規定的營業期限屆滿或者公司章程規定的其他解散事由出現、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解散、因公司合并或者分立需要解散)、行政解散(依法被吊銷營業執照、責令關閉或者被撤銷)、司法解散(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繼續存續會使股東利益受到重大損失)。因此,合意解散或行政解散的事由一經產生即產生公司解散的法律效果,當事人不能再請求司法解散。

        二、對于公司營業執照被吊銷后,公司股東能否請求司法解散的問題,司法實踐中確實還存在不同的裁判觀點(詳見本文延伸閱讀部分)。但結合有關《公司法》及《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的規定,本書作者傾向于本案中青海高院對此問題的認定和論述。

        三、既然公司一經被吊銷營業執照即產生公司解散的法律后果,公司應當在解散事由出現之日起十五日內成立清算組,開始清算。公司解散逾期不成立清算組進行清算的,公司股東可以依據《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七條的規定申請人民法院指定清算組對公司進行清算。因此,此時公司股東不需要再提起公司解散之訴,而可直接提起強制清算的申請。

        相關法律規

        《公司法》 

        第一百八十條 公司因下列原因解散:

        (一)公司章程規定的營業期限屆滿或者公司章程規定的其他解散事由出現;

        (二)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解散;

        (三)因公司合并或者分立需要解散;

        (四)依法被吊銷營業執照、責令關閉或者被撤銷;

        (五)人民法院依照本法第一百八十二條的規定予以解散。

        第一百八十一條 公司有本法第一百八十條第(一)項情形的,可以通過修改公司章程而存續。

        依照前款規定修改公司章程,有限責任公司須經持有三分之二以上表決權的股東通過,股份有限公司須經出席股東大會會議的股東所持表決權的三分之二以上通過。

        第一百八十二條 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繼續存續會使股東利益受到重大損失,通過其他途徑不能解決的,持有公司全部股東表決權百分之十以上的股東,可以請求人民法院解散公司。

        第一百八十三條 公司因本法第一百八十條第(一)項、第(二)項、第(四)項、第(五)項規定而解散的,應當在解散事由出現之日起十五日內成立清算組,開始清算。有限責任公司的清算組由股東組成,股份有限公司的清算組由董事或者股東大會確定的人員組成。逾期不成立清算組進行清算的,債權人可以申請人民法院指定有關人員組成清算組進行清算。人民法院應當受理該申請,并及時組織清算組進行清算。

        《公司法司法解釋二》

        第一條 單獨或者合計持有公司全部股東表決權百分之十以上的股東,以下列事由之一提起解散公司訴訟,并符合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二條規定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

        (一)公司持續兩年以上無法召開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的;

        (二)股東表決時無法達到法定或者公司章程規定的比例,持續兩年以上不能做出有效的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的;

        (三)公司董事長期沖突,且無法通過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解決,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的;

        (四)經營管理發生其他嚴重困難,公司繼續存續會使股東利益受到重大損失的情形。

        股東以知情權、利潤分配請求權等權益受到損害,或者公司虧損、財產不足以償還全部債務,以及公司被吊銷企業法人營業執照未進行清算等為由,提起解散公司訴訟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第七條 公司應當依照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條的規定,在解散事由出現之日起十五日內成立清算組,開始自行清算。

        有下列情形之一,債權人申請人民法院指定清算組進行清算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

        (一)公司解散逾期不成立清算組進行清算的;

        (二)雖然成立清算組但故意拖延清算的;

        (三)違法清算可能嚴重損害債權人或者股東利益的。

        具有本條第二款所列情形,而債權人未提起清算申請,公司股東申請人民法院指定清算組對公司進行清算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

        法院判決
        關于東川公司被吊銷營業執照后請求依法判決公司解散的訴求能否成立的問題!豆痉ā返谝话侔耸畻l規定:"公司因下列原因解散:(一)公司章程規定的營業期限屆滿或者公司章程規定的其他解散事由出現;(二)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解散;(三)因公司合并或者分立需要解散;(四)依法被吊銷營業執照、責令關閉或者被撤銷;(五)人民法院依照本法第一百八十二條的規定予以解散。"

        從上述規定看,公司解散分為合意解散、行政強制解散和法院判決解散三種類型。第(一)至(三)項規定的是合意解散的情形,第(四)項是行政強制解散的情形,第(五)項則是判決解散的情形!豆痉ā返谝话侔耸䲢l則是對第一百八十條第(五)項的訴權規定。對于合意解散及行政強制解散的情形,其他股東如不進行清算,股東可以以該部分股東為被告,提起清算之訴。而當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訴解散公司的僅限于第一百八十二條規定的有限責任公司陷入僵局的情形。除第一百八十二條外,《公司法》對于其他兩種情形的公司解散并未規定訴權。

        根據《公司法》第一百八十條第(四)項之規定,吊銷營業執照是行政機關強制解散公司的一種主要方式。一旦公司被行政機關吊銷了營業執照,則意味著該公司已被行政強制解散,該公司只存在解散后的組織清算問題。當事人再訴請法院判令解散公司的,屬對公司的重復解散;同時,此種情形亦不屬于《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二條所規定當事人可以訴請解散公司的情形

        本案中,東川公司于2006年12月26日被吊銷營業執照,根據上述規定,其已被行政解散,東川公司僅存在被吊銷營業執照后依法進行自行清算或申請強制清算的問題,故三江公司以東川公司被吊銷營業執照為由申請解散公司的訴求依法無據,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三江公司可依據上述法律規定,行使自行清算或申請強制清算。

        案件來源
        青海省高級人民法院,青海東川畜產品市場有限公司、青海東信投資有限公司與青海省三江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公司解散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2018)青民終94號]

        關于公司被吊銷營業執照后,還能否請求司法解散公司的問題,司法實踐中的裁判觀點不一。案例1-案例4中,法院認為公司被吊銷營業執照后就產生公司解散的法律后果,公司股東不得再請求司法解散公司。案例5-案例8則認為,即使公司被吊銷營業執照也不影響股東再請求司法解散公司。

        案例1: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審理的周志亮與重慶宏安農業發展有限公司公司解散糾紛二審民事裁定書[(2017)渝01民終4704號]認為,“本院認為,重慶宏安農業發展有限公司于2009年12月23日被吊銷企業法人營業執照,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條規定:公司因下列原因解散:(一)公司章程規定的營業期限屆滿或者公司章程規定的其他解散事由出現;(二)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解散;(三)因公司合并或者分立需要解散;(四)依法被吊銷營業執照、責令關閉或者被撤銷;(五)人民法院依照本法第一百八十二條的規定予以解散。重慶宏安農業發展有限公司應在被吊銷企業法人營業執照之日起十五日內成立清算組,開始清算,F重慶宏安農業發展有限公司被吊銷企業法人營業執照未進行清算,周志亮作為公司股東向本院提起公司解散的上訴請求,依法應不予受理。”

        案例2:貴州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的貴州省桐梓縣長城水泥有限公司、劉毅榮公司解散糾紛二審民事裁定書[(2016)黔民終315號]認為,“長城公司營業執照已經被依法吊銷,屬于公司解散的法定事由,也即長城公司因此解散,其應當在被吊銷營業執照之日起十五日內成立清算組開始清算,如果未能自行成立清算組進行清算,債權人和股東可以訴請人民法院指定清算組進行清算,而不是長城公司股東之一的劉毅榮訴請司法解散公司。同時,因長城公司被吊銷營業執照,屬于被行政機關強制解散之情形,公司依照法律規定不得再開展經營活動,也喪失了依據《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二條的規定,由人民法院審查該公司經營管理是否陷入僵局以及是否應予解散的基礎,故本案應當裁定駁回起訴。”

        案例3: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的杜國強與杜翠艷等解散公司糾紛上訴案[(2006)穗中法民二終字第2354號]認為,“在本案審理期間,啟禹公司已被工商行政管理部門依法吊銷營業執照,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一條第(四)項的規定,該公司因此解散,故本案不存在法院再判決解散啟禹公司的基礎。由于杜國強在本案中是基于啟禹公司存續的事實起訴請求法院解散啟禹公司并清算處理該公司財產,現其據以起訴的事實基礎在訴訟過程中已不存在,其解散啟禹公司的訴訟目的已因工商行政管理部門的具體行政行為而得到實現,故本案杜國強的起訴缺乏繼續審理的基礎。”

        案例4: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的鄭偉堅與廣州市澤森涂料有限公司解散糾紛上訴案[(2010)穗中法民四終字第1號]認為,“本院認為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一條規定的公司因依法被吊銷營業執照解散,是屬于公司行政解散,在公司被吊銷營業執照之日就產生公司解散的法律后果,而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條規定的是司法解散。澤森公司于2009年4月30日被吊銷營業執照,即此時該公司已經解散,鄭偉堅在本案還主張澤森公司司法解散已無必要,在這種情況下,本案應駁回鄭偉堅的訴訟請求。”

        案例5: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的蕪湖富春染織股份有限公司、葉宏公司解散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2018)皖民終265號]認為,“從查明事實看,常裕棉業公司從2011年至今長達8年未召開股東會,無法形成有效股東會決議,也就無法通過股東會決議方式管理公司,股東會機制失靈。而且,也無證據顯示常裕棉業公司自2011年被吊銷營業執照后對外開展任何經營活動。同時,常裕棉業公司股東之間缺乏信任,長期存在矛盾,其作為有限責任公司人合性喪失。由此,可以認定常裕棉業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繼續存續會使股東利益受到重大損失。在現無其他救濟途徑解決公司僵局情況下,富春染織公司及葉宏請求解散常裕棉業公司,具有事實和法律依據。”

        案例6: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的德陽宏瑞天然氣有限責任公司、廣東朗豪達能源投資有限公司公司解散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2017)川民終208號]認為:本案中,宏瑞公司的股東瑞豐公司已于2016年4月18日被吊銷營業執照,從該日起,瑞豐公司只能在清算范圍內活動,即使王志鋼被瑞豐公司授權全權負責宏瑞公司的一切事務,王志鋼的授權合法范圍也不能超過清算范圍,王志鋼即使參加宏瑞公司的股東會和董事會,也無權作出合法有效的表決。換言之,瑞豐公司無法行使公司法意義上的股東權利,也無法就宏瑞公司重大經營事項作出符合宏瑞公司《公司章程》規定的合法決議,宏瑞公司因瑞豐公司被吊銷營業執照而無法形成有效的股東會決議,并導致瑞豐公司所持宏瑞公司股權所對應的宏瑞公司財產處于清算狀態,該事項屬于無法通過其他合法途徑逆轉的事項,進而致使宏瑞公司的經營管理發生不可逆轉的障礙,此時,宏瑞公司繼續存續將會使宏瑞公司的其他股東(朗豪達公司、向科)的股東權利處于長期無法行使的狀態,嚴重損害朗豪達公司和向科的股東利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一百八十條第五項關于“公司因下列原因解散:……(五)人民法院依照本法第一百八十二條的規定予以解散”、第一百八十二條關于“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繼續存續會使股東利益受到重大損失,通過其他途徑不能解決的,持有公司全部股東表決權百分之十以上的股東,可以請求人民法院解散公司”的規定,一審法院判決解散宏瑞公司并無不當。

        案例7:洛陽市洛龍區人民法院審理的高宏飛訴洛陽南湖逸園商貿有限公司解散糾紛一案[(2012)洛龍龍民初字第1707號]認為,“本院認為,被告洛陽南湖逸園商貿有限公司依法成立,具有企業法人資格,但現因該公司未正常運營,法定代表人逾期未選舉,企業營業執照被洛陽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吊銷,應退出市場機制,對原告解散公司的訴訟請求,本院予以支持。”

        案例8:運城市鹽湖區人民法院審理的原告黃朝陽、梁知去訴被告山西省運城彥昂乳業有限公司公司解散糾紛一案民事判決書[(2016)晉0802民初5090號]認為,“被告山西省運城彥昂乳業有限公司營業期限為1994年11月19日至2011年4月11日,2012年因未年檢被吊銷營業執照。2011年因被告存在債務糾紛,被法院判決支付債務,生產設備被執行給債權人。被告山西省運城彥昂乳業有限公司已長期未生產經營,現場照片顯示廠內已無生產設備,雜草叢生,可以視為公司經營發生嚴重困難。公司章程規定,被吊銷營業執照的,公司可以解散,且經營期限已經屆滿,并被吊銷營業執照,已經喪失繼續存續的法律條件,符合法律規定的解散條件。”
        波多野结衣AⅤ在线播放_亚洲日韩精品欧美一区二区_欧美成人R级在线观看_yellow视频在线观看